欢迎光临隽焱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农产品 

专题 | 年后花生关注要点及行情展望

发布时间:2023-01-20 10:27:53 关注人数:9 来源:隽焱网

  花生在本年度伊始至今维持着供需双弱的格局。供应端来看,今年新季花生种植面积下降明显,而天气维持正常状态,最终产量降幅同比或在2成以上,而需求端来说,油厂对于高价油料米的接受程度不高,叠加本身大部分油厂的花生油成品库存有待消耗,油厂自11月中旬起维持偏谨慎的收购策略,而食品端需求更是毫无起色。在此背景下本文旨在展望年后花生供需需关注的要点,及可能的行情走势

  油厂收购意愿

  1.1油厂榨利变动,关注花生粕落价幅度

  油厂压榨利润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其收购原料的积极性。按以往的经验来说,花生油主要贡献了利润的大头,而现阶段由于花生粕的价格在历史高位,对于油厂利润贡献度也大幅提升,考虑到花生油的价格最主要还是受原料花生价格影响,故更大的变量或出现在花生粕这一端。按照1月11日的价格计算,46蛋白的花生粕全国平均价格在4870元/吨,而一级花生油的价格约17100元/吨,按照43%的出油率及56%的出粕率而言,粗略计算得出目前油厂售出产品的收入约在10080元/吨,若再加上人工成本及固定费用等,目前大部分油厂的收购价格其实是在盈亏平衡线左右,而未来年后,花生粕落价的多少是影响利润走势的关键。

  花生粕价格与豆粕价格高度相关,根据过去三至四年的数据汇总可知,大部分时间内花生粕与豆粕的价差在正负200以内,而小部分时间价差会来到正负200-400,极值会在400-600的区间。而从波动性的角度而言,花生粕较豆粕更具有粘性,即在上涨趋势时,价格会略低于豆粕、缓于其上涨,而在下跌趋势时相反,故年后来看,豆粕国内正处于库存恢复的阶段,现货落价预期较强,此时预估花生粕或较豆粕价格高出200-300元/吨左右比较合理。

  之后便是预估豆粕在4月的价格了,首先来看下买船情况,2月船期预估采购810万吨大豆,已完成87%、3月预估采购1150万吨大豆,已完成73%,进度完成良好,即国内4-5月大豆到港压力较大,现货供应相对充裕;其次再来看下美豆进口成本变化预估,美豆价格在1-2月与南美天气高度相关,目前情况是巴西除了最南端的南里奥格兰德州存在干旱问题外,其余州均有丰产的预期,而阿根廷则面临千万级别的产量下调,而对于定产最关键的则是在1月末及2月中上旬的降雨量,倘若降雨回暖,则美豆有向1400美分甚至更下方区间内靠拢的动力,折算至国内豆粕或存在250元/吨左右的跌幅,而干旱若持续,则存在150-200元/吨的上调空间,根据目前m2203及m2205的定价,初步预估豆粕4月价格或在3800-4200元/吨,相应的花生粕价格或在4000-4400元/吨,倘若花生格不变,油厂售出产品的收入降至9590-9820元/吨,若花生价格相应降低带动花生油价格走低,则收入有进一步调低的空间。

图片

  1.2非洲花生进口量及到港时间

  我国进口花生最重要来源地是非洲,其中苏丹和塞内加尔是最主要的国家,根据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2022年1-10月,我国进口苏丹花生占比55%、进口塞内加尔花生占比28%,两者合计占比超8成。而根据生长周期计算,苏丹新米大约在9-10月收获、塞内加尔新米大约在11-2月收获,故算上船期,我国3-6月一般是进口高峰期。

  从重要性程度来说,其实非洲进口量的多少对于油料花生还是有明显的影响。按照往年1700万吨花生果来计算,流入油料环节的花生仁或约700万吨;而今年普遍预期减产在20%,同步计算得出流入油料环节的花生仁或约570万吨,而进口的100万吨中绝大部分是流入油料领域,故进口多少的占比会比理论上显示的占比更为重要。

  根据USDA12月的数据,本年度苏丹及塞内加尔花生保持丰产的预期,预估苏丹花生产量250万吨,去年为235.5万吨;塞内加尔花生产量170万吨,去年为167.8万吨,故非洲米的供应理论上是充足的。而进口量的多少则取决于是否有利润可赚,前期国内现货价格保持较高,部分贸易商确实有较高的意愿去进口非洲花生,而随着价格的回落,部分心态趋于谨慎。目前苏丹至的CNF报价为1275美元/吨,另外需要注意的是目前人民币的升值对于进口而言较为有利,按之前7的汇率计算,进口到港价约8925元/吨,但按现在6.75的汇率计算,进口到港价降至8606元/吨,变相带给贸易商更多的进口意愿,所以从供应充足及有利可图的角度来说,23年上半年花生进口量或出现回暖。另外也需要关注花生油的进口量,去年9月起,我国对包括苏丹在内的部分不发达国家的进口花生油实施免关税政策,后续可关注这一方面的进口增量是否落地。

图片
图片

  1.3对于新季种植面积的预期

  正如去年度,在2021下半年供大于求的态势始终施压着花生现货的价格,而到了年后油厂却一反常态,加大收购量。其中一个原因也和新季花生面积预期大减有关。展望2023年,花生价格有着非常明显的涨幅,而玉米价格仍然维持在高位,花生/玉米比价较2022年同期有所回暖,但拉长周期来看,花生的比价优势并没有太明显,另外还需要考虑到花生是较费人工的农作物,今年在改种玉米后,部分农户或存在惯性种植的习惯、或也有减少劳动力付出的需求,总而言之,就目前的比价来看,2023年花生面积或有部分回暖,但幅度难以看到太多,重点关注春节后的比价关系,此时也是正值农户购种的时间窗口。

  食品米需求恢复节奏

  疫情的三年对于食品米需求的打击是比较严重的,无论是国内批发市场的热度还是海外市场的出口方面都尽显萎靡之势,根据部分三方机构的统计,2022年我国国内样本批发市场的花生销量约21.85万吨,虽然比2021年的21.46万吨略有回暖,但纵向对比18年的27.06万吨、19年的24.25万吨、以及20年的23.97万吨,销售数据的下滑趋势十分明显。而从海外需求来看,根据海关数据统计,21/22年度我国花生制品(包括烘焙花生、花生酱、花生米罐头及未列名制作或保藏的花生)累计出口量约27.32万吨,虽同比增约5.6%,但出口量是近五年次低水平,也说明了整体食品下游消费端的清淡。

  而目前政策逐步放开,从远期来看是有利于消费的恢复,但具体恢复的节奏还需要进一步观察。可以借鉴日本的经历,自2020至今日本共经历了7波完整的疫情,整体呈现每波感染人数大幅增加但病死率显著下降的特点,日本于22年3月21日取消所有疫情防控限制措施,在经历了22年1-2月的感染高峰后,其新冠新增人数呈现下降趋势,而在7月初和10月初再度出现感染人数快速增加的态势,即在4-6个月的周期内,新冠仍有可能再度在人群中流行起来,换算至国内,即23年3月至5月期间或许有第二波爆发的可能性,这可能会打乱需求恢复的节奏。而从人口流动方面,22年6月末日本流动人口首次超过19年同期水平,而在7月的感染高峰中流动人口有所回落,至10月末,流动人口较2019年同期增长2.4%;从餐饮角度而言,22年10月餐饮业营收较19年同期增长5.5%,为疫情来首次超过疫情前水平,但其中主要增长点为快餐类,而家庭餐厅、晚餐餐厅还是同比19年有所下降。故综合来看,食品米要想回到2019年的需求情况,似乎更需要期待暑期及下半年的时间窗口,且由于疫情潜在的二次爆发,需求回暖可能呈现N字型的路径。

  短期投资者可以观察春节后部分终端下游是否有补库需求。但是我们也需要注意到郑商所设定的交割品的标的以油料米为主,未来即使商品米需求提升,一定程度上带动通货米的价格,但也需要谨防商品米与油料米走势分化的可能性。

图片

  行情展望

  交易总是充满不确定性,而我们更多的只能依靠基本面去抓大概率事件。PK2301以9580元/吨的价格进入交割月,其价格大幅低于通货米价格,接近部分油厂大线油料米的收购价格,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至少在年前整个花生市场是处于较为疲软的状态,食品需求不见起色,油厂收购意愿也非常的低。而在现货价格稳定,基本面现状变化不大的背景下,04合约在12月末开始反弹,目前已经涨至10400元/吨上方,其中大部分走的可能还是需求回暖的预期,特别是在疫情放开且本季大幅减产的背景下,仍然有时间可以去叙说故事。

  未来行情的演变或许有两个可能性。首先在春节节假日回归后,部分贸易商或存在一定补库行为,另需关注后续商品米需求恢复状态,若集中补库则存在价格短期上冲的节奏,但高度方面并不是特别乐观。一方面油厂对高价米的收购态度非常谨慎,年后一者有进口非洲米的补充;二者有花生粕的落价预期;三者若节后价格上涨,将刺激农户购买花生种子,新一季花生种植面积有更大程度的恢复,考虑到目前大部分油厂花生油库存还是偏高,本季去收购高价原料并不划算。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可静待多头情绪的释放后,尝试试空盘面。第二种可能性则是商品米需求恢复仅仅是预期,或者实际一季度恢复的情况不及预计,此时在短期通货米的价格或保持稳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对04合约的压力则更大,前期打入的需求升水或将被持续挤出,在这种情况下,盘面的波动性或比第一种情况小一些。当然有投资者可能会觉得,目前农户手中的余货偏少,未来或存在阶段性供应紧张的状态,但不能忽视油厂的库存偏高,大部分均能持续到下个年度,油厂需求的弹性是充足的,而商品米的回暖可能更多带动精米与油料米之间的价差走阔,从目前的角度出发,似乎难以看到在本季原料花生出现持续性上涨。从安全边际的投资角度而言,逢高偏空对待花生期货或是更适合的选择。

(文章来源:建信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