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隽焱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 

“妖股”安奈儿董秘被证监会警示 监管背后谁该担责?

发布时间: 关注人数:34 来源:隽焱网

  1月6日,因为关于抗菌面料信批不完整,(行情002875,)(002875.SZ)刚上任5个月的董事会秘书宁文收到深圳证监局出具的警示函。
  5天后,1月11日,安奈儿举行董事会换届选举,“带病”的宁文不但依旧是董秘,还成了公司董事。
  一位不愿具名的董秘向鳌头财经表示,“安奈儿董秘发布信息绝不是个人行为,甚至有背锅的嫌疑。”
  这一幕是如何发生的?
  大肆宣传“抗病毒”技术
  当下,凡是与“抗病毒”沾上边的上市公司,几乎都成了二级市场上的“香饽饽”。
  2022年8月22日,安奈儿披露,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安奈儿研发设计有限公司与水木聚力接枝新技术(深圳)有限责任公司约定共同设立合资公司,从事电子束接枝技术在抗病毒抗菌面料领域的商业应用。
  
  公告中解释,电子束接枝制备抗病毒抗菌功能纺织品技术具有广谱高效抗病毒抗菌、安全性和长效性的特征,能够广谱消杀各类有包膜病毒、细菌和真菌;该技术属于纯物理消毒,不同其他的“共混”和“喷涂”的消毒方式,能够有效避免抗菌剂脱落而对人体或环境带来危害的风险,不存在二次污染;该技术制备的纺织品经过150次水洗后抑制率超过94%,远远超过国家行业标准中对抗菌有效性最高等级(AAA)的要求。
  同时,电子束接枝技术经过了拥有中国最高等级实验室的研究机构的权威认证和中国纺织联合会的成果鉴定,认为该技术具有独创性,项目整体水平达到国际先进。
  不过,安奈儿也表示,电子束接枝改性面料目前仍处于测试改善阶段,应用及市场前景尚待明确,对公司当前经营业绩不会产生较大影响。
  此时,安奈儿的“抗病毒”技术还未引起市场波动,公司或许是“不甘心”,又想出了一个“妙招”。
  10月26日,安奈儿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了《武汉大学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检测报告》,检测结果表明安奈儿水木独有的电子束接枝改性面料对痘病毒抑制率超过99%。
  
  公告称,电子束接枝改性面料不仅对抗击痘病毒有效,对包膜类的病毒、细菌、真菌都具有杀灭作用。
  所谓“痘病毒”是一种砖形或椭圆形病毒,基因组中具有大的双链DNA。它会导致人类和其他动物的疾病。一般来说,痘病毒感染的常见症状包括病变、皮肤结节或播散性皮疹的形成。
  此外,痘病毒由于接触受感染的动物、人和而传播。一些痘病毒如天花病毒不再在自然界中出现。但其他痘病毒仍然会引起猴痘病毒、orf病毒和传染性软疣等疾病。
  显而易见,即便真的是抗“病毒”,也是抗“痘病毒”,但绝对不是“新冠病毒”,公司却未强调哪种病毒,让公众直观以为是“新冠病毒”,大打擦边球。
  销售费为研发费近16倍
  此后,安奈儿还在多次《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披露抗病毒抗菌面料有关情况。
  受持续的消息影响,从2022年11月份中旬开始,安奈儿原本8元/股左右的股价坐上了火箭,11月24日至12月2日,公司获得了7个涨停板。
  股价疯涨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2022年12月1日,安奈儿收到深交所关注函。
  12月5日,安奈儿在回复函中并表示抗病毒抗菌有效性的检测是相关检测机构依据相关准则在实验室环境下进行的,检测结果得出依赖相关准则所要求的实验路径和方法。实际生活的场景复杂多变,与实验室条件未必相同,存在抗病毒抗菌面料对包膜类病毒、细菌、部分真菌的实际抑制效果与检测结果有差异的风险。
  事实上,安奈儿有意在秀公司的研发“肌肉”,但实际投入却不多。
  数据显示,2020年和2021年以及2022年前三季度,安奈儿研发费用分别为3185.86万元、3468.48万元和2526.52万元,同比分别增长-10.51%、8.87%和1.66%。
  而同期,安奈儿销售费用达6.27亿元、5.78亿元和3.9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0.18%、-7.82%和-6.44%。
  以2022年前三季度为例,安奈儿的销售费用为研发费用的近16倍。
  监管部门的眼睛是雪亮的。2023年1月6日,安奈儿公告称,近日收到深圳证监局下达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经查,公司未客观、完整反映抗病毒抗菌面料项目实际进展情况、量产时间以及抗病毒抗菌面料的抗菌效果,未充分提示该项目在实现量产、专利申请和抗病毒抗菌效果等方面的风险,信息披露存在不准确、不完整的问题。<?XML:NAMESPACE PREFIX = "O" />

  
  

  最终,深圳证监局认为,安奈儿董事会秘书宁文对上述问题负有主要责任,决定对安奈儿宁文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需要关注的是,宁文2022年8月才担任董事会秘书,被警示时才任职5个月。
  然而,董秘被警示,安奈儿实际控制人曹璋、王建青夫妇就能置身事外?
  一位不愿具名的上市公司董秘向鳌头财经表示,上市公司对外发布的公告需要经过董事会审议通过,而且在投资者接待活动中,董秘虽主要发言,但一般有企业更大高管在场。“安奈儿董秘发布信息不太可能是个人行为,甚至是在‘背锅’,公司实控人等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尽管被警示,安奈儿股价依然高居不下,截至1月11日收盘高达28.92元/股。
  已连续近三年亏损
  安奈儿是否真在炒作股价还不能完全判定,但公司高管却通过减持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
  2022年4月至5月间,安奈儿董事、副总经理龙燕,实际控制人王建青和董事徐文利先后抛出了减持计划。
  其中,龙燕计划减持381059万股,从结果来看,其减持了381000万股,已属于“顶格减持”。
  从时间上看,龙燕三次减持中,除了一次发生在9月,其余两次都发生在11月,分别为18日和21日,这两天安奈儿均收获涨停板,其减持均价为9.26元/股和10.19元/股。
  不过,龙燕还没有卖到最高点。
  王建青或许更加追悔不已,因为她减持的时间在6月7日,减持均价为8.62元/股。
  而徐文利在11月22日和25日进行了减持,减持均价都超过了11元/股,而其他减持数量完成了最高计划约96%。
  有意思的是,2023年1月11日,安奈儿发布的关于董事会、监事会换届完成及聘任高级管理人员的公告显示,王建青、徐文利和龙燕均在此次换届过程中届满离任。
  同时,5天前被警示的宁文,本应还在“见习期”内,这次换届再次担任安奈儿董事会秘书,而且还成为非独立董事。
  安奈儿高管在减持套现方面是一把好手,但在经营上却有不同。
  资料显示,安奈儿是一家主营中高端童装业务的自有品牌服装企业,旗下拥有“Annil安奈儿”童装品牌,主要从事童装产品价值链中自主研发设计、供应链管理、品牌运营推广及直营与加盟销售等核心业务环节。
  从2020年开始,安奈儿持续陷入亏损中。2020年和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2.57亿元和11.8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26%和-5.67%;净利润分别为-4681.59万元和-302.95万元,同比分别增长-211.16%和93.53%。
  2022年前三季度,安奈儿营业收入达6.74亿元,同比下滑17.17% ;净利润亏损1.54亿元,同比骤降1634.83%,已连续近三年亏损。
  安奈儿高管将很大一部分原因归结到疫情,但事实上公司2019年净利润就已经接近腰斩。
  今后,安奈儿如何提振业绩尚不可知,黑科技“抗病毒”产品能否对业绩带来提升,还得等到真正量产后才能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