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隽焱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股指 

紧缩风暴下需求担忧再度升温 布伦特原油跌破90美...

发布时间:2022-11-21 09:05:48 关注人数:51 来源:隽焱网

  在供应冲击和需求减弱的天平左右摇摆之际,国际大幅波动。

  尽管美联储12月大概率将加息幅度降至50个基点,但紧缩浪潮仍在继续,美联储官员持续发表强硬言论,美国经济衰退风险进一步加剧,欧洲等地区的经济前景也不容乐观。

  受需求担忧和美元走强等因素拖累,国际油价11月17日大跌,布伦特原油期货跌破90美元/桶。截至当天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12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4.62%,收于每桶81.64美元;2023年1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3.32%,收于每桶89.78美元。11月18日国际油价继续下挫。

  嘉盛集团资深 Fawad Razaqzada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地缘博弈下的供应担忧暂时退居幕后,市场注意力再度转向需求侧。经济挑战愈加严峻,石油需求预期继续下行。不过,与2020年和2021年相比,石油价格仍然整体偏高。

  一方面,明年全球经济下行程度仍不明朗,需求会受到多大冲击并不确定。另一方面,12月5日俄油限价和欧盟禁令都将落地,对供应的冲击程度也不明朗。多空博弈下油价接下来会怎么走?

  紧缩风暴再度升温

  目前美联储正以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最快的速度加息,今年美联储共进行了六次加息,其中四次激进加息75个基点,累计幅度高达375个基点,将联邦目标区间上调至3.75%-4%。

  虽然美国10月数据超预期回落的确是个利好,但最终还是没能让美联储迅速由鹰转鸽。

  多位美联储官员仍在表达强硬立场。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11月17日表示,美联储的基准将需要进一步提高到足以使通胀率下降的水平。即使基于鸽派立场的假设,利率也至少需要上升到5%左右,而更严格的假设则可能需要升至7%,才能给通胀带来下行压力。

  与此呼应的是,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利也表示,对于利率该升到多高才能使供需平衡,这是一个开放性的问题。“需要确保我们没有落后于形势,然后我才会支持停止加息,现在还没到那个阶段”。

  实际上,上周美国10月通胀数据超预期回落后,市场过度乐观的反应反而“害了自己”。

  首席全球师Kristina Hooper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市场预期美联储迅速转鸽,并对此作出过分乐观的反应,进而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金融环境放松可能迫使美联储反而采取更大程度的紧缩政策。

  如今市场对美联储终点利率的预期再度回到了5%上方。华尔街大行方面,首席经济学家Jan Hatzius也上调了对美联储终点利率的预期,从之前的4.75%-5%提高至5%-5.25%,预计美联储12月将加息50个基点,随后在明年2月、3月和5月分别加息25个基点。

  超出预期的紧缩政策也会给经济带来更大冲击,警告称,由于美联储的加息政策,美国经济明年将进入温和衰退,这可能让100多万美国人失去工作。小摩还同时预测,美联储将在2024年转向降息。

  美国等地区疲软的经济前景也势必会拖累原油需求。在本周公布的最新月报中,欧佩克调低了今明两年全球原油需求预期。具体来看,欧佩克将2022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长预期再度下调10万桶/天至255万桶/天,这也是欧佩克今年4月以来第5次下调需求预期。同时,欧佩克也将明年的需求增长预期下调10万桶至224万桶/天。

  此外,欧佩克还警告称,2022年四季度,世界经济进入了一个充满不确定性和挑战日益增加的时期。原油需求面临一系列下行风险,包括胀、主要央行收紧政策、部分地区主权债务水平偏高、劳动力市场收紧和供应链持续受限等。

  尽管欧佩克再度警告需求前景,但高盛全球大宗商品主管Jeff Currie仍然力挺油价,随着欧盟对俄罗斯石油禁令的生效时间越来越近,西方国家也接近达成俄油价格上限,石油供应短缺可能会成为未来的问题。若俄罗斯对价格上限采取报复行动,油价可能会被推高。

  多空博弈下油价高位震荡或成常态

  尽管原油需求前景蒙阴,但供应端也存在巨大不确定性。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本周发布的最新月报,发达国家的石油库存已经降至2004年以来最低水平,随着对俄罗斯石油出口的制裁即将生效,市场岌岌可危。

  “进入冬季之际,石油市场保持着微妙的平衡。”IEA警告称,欧盟对俄罗斯原油和石油产品的禁运以及对海运服务的禁令即将实施,将给全球石油平衡带来更多压力。与俄乌冲突爆发前相比,到明年3月底,俄罗斯可能会损失近200万桶/日的产量,明年的产量仅为960万桶/日。

  值得警惕的是,比原油受到的冲击更大。今年10月柴油价格,以及柴油与原油之间的价差均飙升至创纪录的水平,同比涨幅达到惊人的70%和425%。对比来看,同一周期内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只上涨了11%。

  造成今年柴油短缺的一个主要驱动因素是俄乌冲突,俄罗斯的柴油出口比原油出口受到的干扰更大,俄罗斯减少向欧洲输送也提高了欧洲的炼油成本,同时推动发电厂等终端用户从消耗天然气转向柴油。

  IEA也对近期风波不断的柴油市场发出警告,接下来对非俄罗斯柴油的竞争将变得非常激烈,欧盟国家将不得不前往美国、中东和印度争夺更多的燃油供给。目前正在提升的炼油厂产能有希望解决这个问题,但如果在问题解决前价格已经涨得太高,将不可避免地进一步破坏需求。

  对于油价而言,需求端存在下行风险,而供应端存在上行风险。在多空力量博弈下,油价接下来还将大幅波动,大概率将高位震荡。

  汇丰认为,今年四季度市场对经济衰退的悲观情绪及强势的美元会限制原油需求,从而限制油价上涨,但随着情绪释放和美国战略原油储备子弹越来越少,明年一季度油价将涨至100美元/桶。

  在中信期货首席能源分析师桂晨曦看来,若无突发重大利空或利多事件,短期油价或维持90-100美元/桶区间震荡。未来油价上行风险包括欧佩克加码减产、俄罗斯主动削减出口、俄乌冲突扩大等。下行风险包括经济衰退、全球政治和金融系统危机、伊核协议达成等。

  鉴于俄罗斯原油价格上限仍未确定,未来对油市的冲击也存在不确定性。桂晨曦预测,如果目标价格设定在80美元/桶,俄罗斯接受概率增大,油价重心可能下行5-10美元/桶。如果目标价格在60美元/桶以下,俄罗斯拒绝接受甚至减产,可能反而推升油价上行。

(文章来源:21财经)